看着扑面而来的剑影,杨无敌身上的第一、第五两个魂环再次亮起,黑焰附带震荡同时出现,无数剑影在他那恐怖地攻击力面前摧枯拉朽的破碎着。可是,杨无敌的身体也迟滞在空中。长枪保持前探动作不变,但是他整个人却陷入了短暂的眩晕。

  “好机会!”林桐心中暗喜。第五万年魂环发动,“剑影重叠。”一连十二道宛若实质的剑影直奔空中的杨无敌而去。

  以剑对枪。不同的是,林桐是全力以赴。而此时地杨无敌却正处于眩晕状态。

  剑与枪,就这样在空中碰撞在了一起。

  不是令林桐不想闪开杨无敌的破魂枪直接攻击他的身体,而是因为,在杨无敌那破魂枪上有着一股恐怖的气劲,所有正面向他的攻击,都会自行被他的长枪吸引过去,必须要先与他的长枪发生碰撞,才有伤到他的机会。

  哪怕是杨无敌被自己的两大领域压制的短暂眩晕时间,林桐都没有任何办法,只能直面那柄破魂枪。

  可是两股极致强横地力量碰撞在一起会产生怎眼的效果?

  答案瞬间揭晓。剑影终究还是破开了黑色的枪焰,杨无敌的身体也真正的停顿下来,晃动中后退一步。两股巨力碰撞产生的破坏性冲天而起,会客厅的房顶顿时出现了一个直径五米的大洞。诡异的是,房顶被破,却没有任何声音出现,也没有任何灰尘落下。

  从战斗开始到现在,杨无敌第一次真正停了下来,看着面前十余米外的林桐,眼神中的执着多出一抹欣赏,多少年了,他没有这么欣赏一个后辈了。

  林桐一直都在仔细地注视他,连续释放两大魂技对他的魂力消耗也相当不小,他也需要回气地时间。

  林桐通过七杀领域的探查,清晰的感应道,刚才那一下碰撞,因为杨无敌处于眩晕状态,而自己的十二道剑影攻击又是那样的连绵不绝,虽然杨无敌挡住了,可他却受伤了。伤势不重。但也要比自己先前与他破魂枪碰撞时受到的震伤要严重一点。但是,从表面上,却一点也看不出来。

  就在这时,无尽的黑色渲染,从破魂枪蔓延到杨无敌身上,那闪烁着黑光的第七魂环瞬间将这一人一枪笼罩在内。

  林桐眼神凝实的注视着他,第七魂环终于要出现了么?对于魂圣以上级别的魂师来说。唯有动用了第七魂环,才能证明他们使用了全力。破之一族族长杨无敌的第七魂环器魂真身又会产生怎样的效果呢?

  破魂枪并没有在释放了器魂真身后形态发生巨大改变,破魂枪看上去还是先前的大小。但是,整条破魂枪却已经完全变成了黑焰形态,而杨无敌地身体也变成了黑色,与破魂枪一样的黑色。只不过,他身上没有那层火焰而已。

  身枪合一,当杨无敌缓缓举起破魂枪指向林桐的时候,这是林桐唯一的感觉。

  一枪定三军,一枪破万法。这样恐怖的武魂,如果修炼到封号斗罗,在这大陆上,还有几人能是他的对手。

  在一旁观战的白鹤在那股锐利到极致的气息下,已经屏住呼吸,白鹤喃喃的道:“老杨这是动了真火,他是要将这会客厅毁了啊!这林桐,他能顶得住么?”

  就在这时,一股布帛撕裂的声音响彻了这间院子,一对巨大的双翼从林桐的背后出现。

  “这是,这是,外附魂骨?”白鹤不禁惊呼出来。

  杨无敌的瞳孔也略微收缩了一下,但这却并不影响到他此时的状态。恢宏的气势令他看上去身体周围所有的空间都已经变成了黑色。魂环收敛,处于这种状态的他根本就没有使用魂技的打算。

  骤然间,长枪喷吐,一股粗如手臂的黑焰直奔林桐冲去。林桐的右臂亮了,亮的是那十万年极北冰熊右臂骨,冰熊苍穹破发动。

  冰蓝的光芒与黑色的枪焰在空中交汇于一点,直接正面轰向了杨无敌破魂枪上释放的黑焰。林桐也想知道,到底是十万年魂骨技强,还是这专注于攻击的破魂枪的武魂真身更强。

  轰然巨响中,两股恐怖的魂力碰撞在一起,光芒都没有消失。冰蓝与黑,两色光芒就那么在空中正面碰撞着。只不过黑色火焰却正在一步步向杨无敌的方向推进。

  林桐的尝试成功了,甚至那恐怖的黑焰之上,已经覆盖上了一层冰霜,即使如此,这黒焰在杨无敌的面前再也不能移动半分。

  最后较量的时刻来临了,因为,此时地杨无敌气势已经接近了顶峰,他现在根本无法闪躲,总是闪避无论如何也无法获得胜利。杨无敌地攻击反应实在太快了,凌波微步根部无法躲避下去。

  杨无敌眼中的光芒已经达到了鼎盛,通体漆黑的长枪,全身释放的黑色,将其破之一字的凌厉释放到了极致。其纯攻击的特殊性,令他在战斗中根本不会去考虑面前的对手是谁,内心中唯一的念头,就是战胜对手。

  可就在这个时候,令人意想不到的情况骤然发生了。那抵抗着冰蓝色光芒的黑色枪焰突然没有任何预兆的消失了。是的,就那么凭空消失了。冰蓝色的光芒只在一瞬间就将杨无敌笼罩在内。

  见到自己的计划成功的时候,第二魂环亮起,林桐高高跃起,一柄巨剑顷刻之间便在空中凝结完成,“紫气东来!”

  林桐现在的最强战技,只见巨剑重重的砸上了被冰蓝色光芒笼罩的杨无敌。砰的一声,只见杨无敌被击飞了出去。

  而林桐也被反震力震飞了出去,巨大的双翼不停地扇动,好一会儿,林桐才稳定住了身形。

  两大神功疯狂的运转,帮助林桐调理混乱的气息,修复破碎的经脉。

  而另一边,两名破之一族的青年一个扶着杨无敌坐回位置,另一个飞快的从怀中取出一个瓷瓶,倒出几粒药丸塞入杨无敌口中,再从自身地魂导器中取出清水送服下去。

  过了好一会儿,只听杨无敌哇的一声,吐出一口紫黑色的淤血,长吁口气,这才从昏迷中清醒过来。看着面前的林桐久久不能言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