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透过空间之门,王霖都能够看见对面是飘荡的雪花还有无数严阵以待的人。

  ????他不知道那些人气势汹汹的想要对付谁,也不知道他面前的男子想要干什么。

  ????“万界天盘在我的手上,要是你们胆敢对她怎么样,我找上门来时,必然会用万界天盘将虚天宫上下全部屠灭。”

  ????男子霸气的说道,仿佛言出法随一般,那些话语化成一个个字体,向着那满是雪花的天地飞去。

  ????在这里看去,对面只在一步之间。但是那些白光闪亮的字,却在里面不断的飞着,好像永远都到不了对面一般。

  ????“王栖湘,你不和我们一起走,我们也不走。要生一起生,要死一起死!”

  ????女子倔强的看向王栖湘,眼光灼灼的说道。

  ????王栖湘温柔一笑,他英俊的面孔一点点的变得皱纹密布起来,然后脑袋上的头上也快速的从根部苍白起来。

  ????好像一下子走完了一生,也好像一生成为了一下子。

  ????“我已经不行了,是我害了你。如果有来生,我不会再对虚空中的特殊波动好奇了。”

  ????王栖湘趁虚容凡不注意,一把将她手中的王霖夺过来,然后趁虚容凡没有反应过来之际,有一把抓住了虚容凡,将她向后仍进了之前开启的空间之门里。

  ????“啊!儿子,我的儿子!”

  ????在被扔进去后,虚容凡才反应过来,但是已经来不及了,她只能无力的嘶吼着,眼角的泪水再次泛滥,一滴滴都是掉落在虚空里。

  ????“容凡,我已经没有力量了,若是孩子有气运的话,或许还能活下来。”

  ????王栖湘深情的看了虚容凡一眼,无力的说道。

  ????一直没有哭的王霖,在虚容凡被王栖湘扔进空间之门里后,终于哭出了声。或许是想让自己的母亲听到自己的声音吧,虽然现在在空爱你之门里的虚容凡已经听不到了。

  ????王栖湘伸手将自己脖子上戴的一颗蓝色玉石取下来,颤抖的挂在王霖的脖子上。然后他看着王霖笑了,脸上的皱纹里都是泪水,头上再没有一丝的黑发。

  ????在他笑容浮现的时候,也是他用尽所有力量的时候,脑袋一顿,再也没有了温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