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阳春猜测到:“肯定是想进一步提升武动,去外面更广阔的天地拜师去了。”

  李广田说:“年轻人志在四方。”

  吴东升说:“李大人,欧阳捕头!你们都猜错了。”

  李广田说:“那怎么回事?”

  吴东升说:“听说跟邻村丁家村的一个女孩丁月红有关。具体情况没有人知道,不知道黎老汉知不知道?”

  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。

  沐诗瑶问:“这个丁月红在丁家村?”

  吴东升说:“听说嫁到县里去了。”

  黎老汉没有回到大堂。

  吃过饭后,李广田在司马静地陪同下回县衙。

  司马静是高高兴兴走的。

  欧阳春和沐诗瑶走出大堂,但见:“绿树村边合,青山郭外斜。”

  欧阳春问:“去黎老汉家还是刀神家?”

  沐诗瑶脸喝得有点红,想了想说:“黎老汉那里不用去了,去刀神家。”

  欧阳春问:“要不要等吴村长回来。”

  沐诗瑶说:“我们自己去!不要再麻烦吴村长了。”

  欧阳春和沐诗瑶从两边杂草丛生的小路踏上一座独木桥,来到村道上。

  在热情的乡村小伙子指引下,爬上一道山坡,沿一条石头铺成的小路来到刀神老家。

  五间房子排成一排,左端是厨房,房子前面是木栅栏围成的院子,显然是村里比较富有的人家。

  院子里有一个池塘,池塘里浮着一群鸭子,池塘边是瓜架,一条条青瓜垂下来。瓜架下一只母鸡带着几只小鸡觅虫子。

  院子前面蹲着一个三四岁小孩在玩水,看见欧阳春和沐诗瑶,不怕生,走到栅栏门前,看他们。

  沐诗瑶见小孩圆嘟嘟的脸,说:“真是人见人爱,车见车爆胎!”

  沐诗瑶和欧阳春推开栅栏门,走进院子,那个小孩才屁颠屁颠地往第三间房跑进去,嘴里喊道:“妈妈!妈妈!”

  第三间房子走出刀神二哥李能老婆丽丽,第二间房子也走出一个妇女——刀神大哥李明老婆小芳。

  丽丽抱着刚才那个小孩,斜眼问:“找谁?”

  欧阳春抢先道:“我们来自县衙,找刀神李流水,叫他出来!”

  小芳问:“李流水是谁?”

  沐诗瑶说:“我们是李阿三的朋友!”

  这时,从第四间房子又走出一个颤巍巍的老人,年纪快七十岁,满脸皱纹,喃喃道:“阿三回来了?阿三回来了?”

  小芳过去扶好老人李孝明,说:“公公!你耳朵不聋了?”

  李孝明嘴里只是喃喃道:“阿三!阿三!”

  “花有重开日,人无再少年”。

  沐诗瑶有点伤感,从身上掏出一块很普通的玉,还缺了一个角,递给李孝明:“老爷爷,我们是李阿三的朋友。这块玉认得吗?”

  李孝明接过缺角的玉看了又看,看了又看,然后说:“这是阿三的玉!阿三在哪里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