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姓高名野,字寒川。是家中次子。

  我还有个哥哥叫高大尚。前些年朝廷四处征兵,他被抓去充军了,现在仗打完了,也没见他回来。听说死在了回军的路上。也有人说被乱刀砍死了。反正我挺伤心的,真的。

  这些年天下大乱,你问我为什么大乱,我也不是很清楚,总之村里的老人说大乱了,那应该是挺乱的。

  我从小在这个村子里长大,除此之外哪儿也没去过。这里依山傍水,风景优美,每次都让我有种想赋诗一首的冲动。传说几千年前,有一位美丽伟大的女神在这里掉落了一支金钗。所以老祖宗给村庄取名,“优美村”。那天我在菩提树下感悟了三天三夜,也没想通这和女神有什么关系。

  究竟老祖宗是注意了美丽伟大女神的美丽呢还是伟大呢?注意伟大是不是就该叫“伟大村”了?

  村里的夫子是一个年近七旬的老头。大家都说他德高望重的,算是村里唯一一个文化人了。听说孝德年间还中过举人。我哥哥高大尚的名字就是他取的。听说为了这个名字我爹去他门前跪了两天两夜。

  还好生我的时候我爹没去跪。

  那天上课,夫子让我们用一句话去表达对他的感恩之情。同桌的阿花提笔便写:“承蒙师德,情何以喻。”落款:牛闻花。

  嗯,诗意的名字,英俊外表,不愧是除了我以外全班最帅的男人。据说也是夫子取的名,他爹跪了七天。

  我摸了摸额头,反复扣着头皮。突然灵光乍现,提笔挥毫,一蹴而就。“德如云者,天地牛逼。”落款:高野。

  那天晚上,夫子一个颈的夸我,说我不得了,何不扶摇直上通九霄,我问什么意思。他说:“你悟吧。”随即拂袖而去。

  然后我跪了十天。

  ……

  第一天,夫子从家门口出来,准备去隔壁的私塾上课。看见我一本正经的跪在哪里,就问:“想通了吗?”

  我说:“德高望重,全村鞠躬。”

  夫子很满意的样子,点了点头说:“接着跪。”

  那天晚上我娘给我送了饭,还带了被子。嗯,我娘真好。

  第二天,夫子问我:“想通了吗?”

  我揉了揉朦胧的睡眼说:“惊天动地,夫子第一。”然后用期待的眼神望着他。他捋了捋花白的胡子,思考良久后说:“我一会儿叫你娘再给你带点衣服。”

  望着他离去的背影,我不由对夫子产生了一股敬畏之情,如此高度的赞誉也打动不了他。不愧是村里唯一的文化人。

  那天晚上。我娘又给我送了饭,带了八件衣服。嗯,我娘真好,连剩下的八天也考虑到了。

  ……

  第五天,“风吹雷声吼,夫子横着走。”晚上我娘又带了伞。

  ……

  第七天,“夫子何其秀,两山光溜溜。”我娘没来,我爹来的,什么也没带,揍了我一顿就走了。

  第十天,夫子说:“怎么样,有所感悟了吗?”

  我哭了,然后夫子也哭了。

  晚上全班同学都来了,他们整齐的站成三排,鞠了三躬

  后来我跪昏了过去,我娘把我背回去的。我一直在想,那天晚上我究竟说错了什么,三个月后,我终于悟出了答案,我问了一句“什么意思”。

  从那以后,我再也没问过别人什么意思。不管别人说的让我多么不懂我都若有所思的说“哦~原来如此。”

  又是一天夜里,夫子把我领到他的后院。问我:“你以为人生是什么?”

  他背对着我坐在月色下的摇椅上。

  我看着他头顶的梧桐树,和他面前的高崖,远处的壮丽山河说:“思量即为人,无一本为生。”

  他沉思了很久很久,最后站了起来,慢慢走到断崖边缘,扶着梧桐树看着满天星辰。